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得填完

老板,来一碗面。

若干年后,会再次想起被面条所支配的恐惧么。

  1. 苏州素面。那年的清明节长假,和媳妇走了趟苏杭。顺带拍了婚纱。在拙政园附近吃了一次苏州素面。想不起来饭店叫什么名字了,只知道是个连锁的老字号。苏州的面和北方的面完全是两码事。口感吃起来比较硬,或者说更不像是面。细细的,吃在嘴里更像是没煮熟的粉。总之,面细,汤甜,不放辣椒。典型的南方口味。刷新了对面条的认识。
  2. 武汉热干面。 话说最后一次印象深刻的热干面是在新亚x楼吃的。那年头卖热干面的摊铺远没有现在这么多。小云带我吃的,当时刚回焦作,对焦作也感到很陌生了。焦作市可能就那么一家,或者两家。不过学校食堂里,没少吃。只卖1块钱,毕业那年到了1.5. 后来去武汉,公交车上,一妹子端着热干面就上车了。这样的场景在武汉并不算稀奇。碱面条过水后加上葱花榨菜醋和芝麻酱,一天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,老武汉必备。
  3. 重庆小面。 环游中国的时候,途径重庆。老同学b鱼和郭彦华带我去渣滓洞。于是,门口吃了一碗重庆小面。至今仍然想不起来那面的味道,不过对这两位老同学倒是印象深刻。有机会一定再去重庆麻烦老几位,吃口正宗的重庆小面。
  4. 拉面。 最好吃的拉面是和王胖子在烈士街丁字口吃的拉面了。一青二白。穆斯林的烤羊排也很赞,夏天没少和胖子去那吃。这次回国,终于有找到了一家卖拉面的。号称也是一青二白的拉面。带上家人和胖子一起去吃,却吃不出当初的味道了。大概和我不吃肉有很大的关系吧。正宗的拉面,必须是一青二白。一清是汤清,二白是萝卜白,三红是辣椒油红,四绿是蒜苗香菜绿。
    还有一家拉面,味道正宗,在大学门口。年代久远,已经记不清是不是兰州人,不过老板年轻,没少和邵颖同学去吃。
  5. 湖南牛肉面牛腩面 没错。第一次吃这个面是在湖北。印象中是姚思同学带我去吃的,还特么的加了个干子。好像才1.5元。后来发现吃这个不怎么消化,就没怎么去了。最后一次吃这个面也是在湖北。汉口火车站到汉口机场大巴车站的路途中有家湖南牛肉面,价格不便宜,味道还是那个特殊的味道。前几年,汉口火车站发生的砍头事件,就是在在那家湖南牛肉面的隔壁。这个面比较辣,浇头有特殊的味道,我一直消化不了。
  6. 三鲜烩面 这个算是地道的河南面。名气远比口味好。本人不喜欢吃烩面,即便是出门吃饭,烩面也不会是首选,宁可不吃。那年在郑州,康总的父亲,来郑州看康总,临走的时候就想吃个郑州烩面。康总在楼下找了家小饭馆吃了这个面。吃过最好吃的烩面是媳妇做的烩面,说不上哪好吃,却挺喜欢吃。
  7. 北京炸酱面 要说真正意义上的吃北京炸酱面,是王珂开公交,在新区某饭店吃的午饭。第一次知道北京炸酱面还有黄瓜,你还得自己伴着吃。若干年后,和王晓东没少去建行对面的那家面馆吃。炸酱面好吃的地方是一口油腻的炸酱混着清脆的黄瓜丝的口感,再加一口糖蒜,恩。。。就是这样。
  8. 鸡汤刀削面 一直对刀削面不是很感冒。直到某个夏天,朱旭告诉轮胎厂那家刀削面不错,常去吃。那个夏天的周末,没少去吃,啤酒,小菜,烤串,最后来碗炸酱面。鸡汤很有味道,被鸡汤浸泡过的黄豆芽更是美味。我能吃一大碗。
  9. 呛锅面 这面条在北方叫法挺多的。其实就是汤面条,比较奇葩的是安阳那边叫面条汤。也就是西红柿鸡蛋面。做法简单,以至于在北方每个小饭馆,都能点上一碗鸡蛋呛锅面。不过在秦皇岛的西红柿鸡蛋面着实给我上了一课,中国还真是地大物博。煮面条的时候加点西红柿,最后放个煮熟的鸡蛋。这就是“西红柿鸡蛋面”。 可能在更靠北的地方,都是这样吧。

今天,从万隆的朋友那里买了些挂面,吃起来味道绝赞。想想吃过面条也有十几种,唯独能记下这几种,不是因为面好不好吃,用刘海东的话讲,同一种饭和不同的人吃味道是不同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